老地名,文化梦(图)

摘要:老地名,文化梦(图) 地名,扬州,文化,

本程序由万众源码提供下载:www.wzyma.com

老地名,文化梦(图)

 
 
  街巷有旧名,也可以用新名。主张用新名的强调旧貌新颜,主张用旧名的强调保存历史记忆。具体的事情要作具体分析,不可一概而论。但就一座历史文化城市而言,老地名倘若逐步消失了,那么老城区也就逐渐消失了;老城区逐渐消失了,历史文化城也就逐渐消失了。老地名也是一项文化遗产,对于一座以历史文化著称的城市来说,要着意加以保护。

  就扬州而言,新地名有出彩之笔。解放后拆城墙,环城建路,东名泰州路,南名南通路,北名盐阜路,西名淮海路,这就保存了一段历史。这段历史是解放初期扬州为苏北行署驻地,淮海、盐阜、南通、泰州皆在管辖范围。后来情形有了变化,但历史在这些地名中定格了。新地名也有改得不宜的,如文昌楼一度改为革命造反楼,结果又改回来了;再如邗江路、广陵路一度改为东方红路,华夏处处东方红,这名字用在一条多少显得有些古老而凌乱的街道上没有什么新意,后来又改回来了。

  现在老城区的“双东”很出名,东圈门与东关街的名称就保存了一段运河史话。明中期倭寇来犯,开始扬州未筑新城,处于东门外的盐运使衙门便有东圈门、北圈门、南圈门,乱时可以闭门御敌。后来筑新城有了东关,于是又有了东关街。老地名往往是一种历史符号。稍前于东关的,旧城有钞关,钞关是明初金融改革的历史见证。为提高“大明宝钞”在民间的信用度,朝廷规定商民以钞纳税,于是扬州便有了钞关。钞关官名挹江门,但“挹江”之名,沿江城市多处皆有,不如钞关之富于涵量。再如今天的“二道河”,直白地标明这是古城西侧第二道护城河。据《扬州画舫录》,此河在乾隆年间名“花山涧”。从旅游角度考量,以花山涧命名瘦西湖与荷花池相通水道,显得文雅而含蓄,西部山地已平,两岸花柳茂密,也是古城一景。

  “十年一觉扬州梦”,扬州的魅力,与“梦”有关系。大街小巷、花树园圃到处皆有,扬州并不特别,扬州特别的是大街小巷、花树园圃的背后有故事,有梦可寻。不远千里,寻梦扬州,老地名便是梦痕所在。譬如要到扬州凭吊美人的,扬州有三处地方不可不去。一是田家巷,田家巷走出去的明末田贵妃,不仅是美女,而且是出色的表演艺术家。二是大东门,《浮生六记》中的芸娘曾生活于此,最后在这里逝世。三是玉勾斜,千年黄土埋葬着隋末无尽芳魂。这些美女都是历史人物,有了有据可查可考的平台,人间的多情种子才有可托相思之所。再如名人,有了大儒坊、贤良街,今人才便于和董仲舒对话;有了栖灵塔,才便于和李白对话;有了瓜洲渡,才便于和鉴真对话;有了平山堂,才便于和欧阳修对话;有了谷林堂,才便于和苏东坡对话;有了双忠祠,才便于和李庭芝、姜才对话;有了小东门,才便于和以死抗争的史可法对话;有了竹西亭,才便于和诗酒流连的郑板桥对话;有了太傅街,才便于和阮元对话;有了太守府,才便于和伊秉绶对话。老地名逐渐消失了,梦痕没有了,到哪里去寻觅文化旧梦?


  再譬如说,唐人的二十四桥旧梦,也无妨从老地名中寻觅。吴家砖桥、瘦西湖新建之桥不必说了,大明寺前大明桥、观音山南下马桥、汶河北路开明桥、汶河南路通泗桥,还有太平桥,均在沈括所记二十四桥之列。一处老地名是一处文化资源,一处老地名可以导入一场文化旧梦。扬州的历史文化遗存触目皆是,从不欺人,实实在在的。

  2500年扬州的繁华,扬州的衰落,扬州的欢笑,扬州的眼泪,都可以从一些老地名中寻到端倪。东华之门,摘星之楼,洪水之汪,苏唱之街,都可以隐约听到老祖宗的笑声、哭声、怒吼声与叹息声。老地名倘若渐渐消失了,老祖宗的这些声音也将渐渐消失了。老地名也是历史遗产,算得上是扬州的子孙们,面对遗产,应当有几分郑重,几分虔诚。

(责任编辑:www.maoylp.com)

血型工具
  • 血型速配:
  • 生肖血型:
  • 血型交友:
  • 血型职场: